您的位置:

首页  »  乱伦小说  »  我和我的熟女们

分享到:QQ空间新浪微博腾讯微博人人网微信一键分享
我和我的熟女们
  (01  我很小的时候就开始接触色情文学,情有独钟的就是熟女乱伦系列的作品,但很多好的作品写着写着就没有了下文,每到这个时候,就让我有种戛然而止的不畅快感,开始懊恼自己为什麽看这篇小说的开头,这不是自己给自己找罪受麽,所以我就试着来写写自己的故事。  废话不多说了,直接步入正题,我喜欢熟女乱伦系列的作品,自然而然的很早就开始注意我妈了,但像是小说里那样,一言不合就调戏,扣扣摸摸就滚床单的桥段,在我身上是不可能发生的,虽然我父母在我小时候就离婚了,是我妈把我一手带大的,但正因为这样,我才非常怕我妈,在家里面根本不敢有任何逾矩的行为,无非就是偷看几眼罢了。  我妈是个高中语文老师,所任教的学校马马虎虎,平时不算太忙,只要不是带毕业班的那一年,都能有很充足的时间来管我,所以我的学习成绩也还算不错,本来是能考上重点高中的,但我妈觉得与其在重点高中里面垫底,还不如在她们那个普通高中的重点班当个尖子,这样对我的成长会更好一些。  我上高中那一年,我妈刚好轮到教高一,也许这是她早就算好了的事情,就等着我这高中三年再送我最后一程,让我今后能有更好的前程。  我妈虽然教我语文,但却不是我的班主任,不过我们的作息时间基本一致,在家里的时间比较统一。  在家里我妈也不是每天都熊我,大多数时候她还挺和颜悦色的,毕竟为人师表,在家里面她的穿着并不随意,但毕竟已经到了夏天,她在家里还是会换上家居裙,家里吃饭的时候坐的是矮桌,她对我也没有太强的防备心,有时候直接叉着腿坐,我能清晰的看到她腿根处,鼓鼓囊囊被内裤包裹着的软肉,每当见识过这种春光后,我的鸡巴能硬上好几个小时,至少要撸好几次才能睡着。  我妈她虽不是那种倾国倾城的女人,但也颇有几分姿色,毕竟是奔四的女人了,身材有些发福,可绝算不上胖,对她这种带着书香气,又韵味十足的女人,我是没有一丁点的免疫力,但也只能干瞪眼,我没有胆量去试探她的底线,直到一件十分意外的事情发生,彻底改变了我平静的高中生活。  我刚上高二没多久的一个中午,因为些琐事耽误了,中午没有回家,吃过午饭后,我妈让我去她的宿舍,在那里休息一下,下午继续上课,我偶尔也在她宿舍睡过午觉,也没多想,那着她的钥匙就过去了。  我妈的那个宿舍是两人合住的,平时另外一个老师不经常来,所以我也没有事先敲门的习惯,拿着钥匙直接就将房门给打开了。  房门打开之后,两具白花花的肉体出现在我的眼前,女的正趴在床上,翘着她饱满风韵的硕臀,男的正在卖力的向前耸动,似乎是要将自己全部身体都送入女人的身体似得,在房门打开以后,也没有停止。  最让我吃惊的并不是这对儿男女正在做的事情,而是他们的身份,那个女的是我妈的同事陶桃老师,男的是陶桃老师那个班的学生,比我低一届,真是想不到他们两个能搞到一起,让我眼睛都快掉到地板上了。  我只是楞了几秒钟,就赶紧退出了房间,赶紧把房门轻轻的关上,生怕打搅到他们的好事,其实已经打搅到了,只是我还不太懂而已。  在见到他们两个办事之前,我只是在网上看过些毛片,虽然画面很清晰,动作也很激烈,但是观感跟看现场直播根本不可同日而语,虽然只有短短的几秒钟,但关上门以后,我的心跳立刻就加速的跳动起来,比我看上十部毛片刺激都大。  我在外面等着,以为他们两个很快就会出来,谁知道等了好一会儿,才见房门再次被打开,房间的隔音效果很好,我在外面跟本听不到里面的动静,但是画面已经被我脑补出来了,他俩肯定是把剩下的给做完了,才会出来的这麽慢,想到这儿,又让我增加了些许亢奋。  我那个同学从房间里面走了出来,毕竟还年轻,面皮薄,被我撞破了好事,出来的时候显得十分羞涩,他低着头,飞快的从我身边略过。  我看的他一眼,发现他有一半的上衣还掖在皮带里,显然是出来的太过匆忙,衣服都没有整理好,房门并没有被关上,我犹豫了片刻,还是推门走了进去。  陶桃老师正坐在她那张床边,毕竟是老于江湖的女人了,见我进来之后,没有任何的羞涩,还沖着我抛出了个媚眼,这这让我的心跳又加速了几分,不清楚她这是什麽意思,当场就楞在了那里。  陶桃老师见我不动弹了,嫣然一笑,沖着我妈的那张床指了一下,示意我坐在过去,我得到她的示意后,这才继续往屋子里面走。  我偷偷的在观察陶桃老师,见她双颊潮红,额头上还有一层薄汗未曾退去,身上已经套上真丝睡裙,不过里面好像没有穿胸罩,真丝睡裙胸部位置被顶出了两个很明显的凸点,两条白腿在床边耷拉着,根本不避讳我偷看,没有要藏起来的意思。  我唯唯诺诺的坐在了陶桃老师对面,也不好直视她,只是时不时的擡起眼睛,朝她的大白腿瞄上一眼,诚然,陶桃老师这具成熟女性的身体对我的吸引力是十分巨大的。  「想看就直接看吧,不用偷偷摸摸的了!」陶桃老师妩媚的说着,就将双腿收到了床沿边,双手抱了起来,脑袋枕在膝盖上面,眼睛一眨一眨的盯着我。  我听话的将头擡了起来,目光投射过去,然后,我的脑袋嗡的一下如同要炸开似得,因为我发现陶桃老师竟然没有穿内裤,双腿并拢在一起,但大腿根部的蜜穴清晰的呈现在我面前。  可能是因为刚刚战斗过的原因,蜜穴显得亮晶晶的,肉蚌分外突出,两片大阴唇也向两边翻着,穴口虽然开的不大,但从我的角度看过去,里面黑洞洞的十分深邃。  「好看麽?」陶桃老师不经意间问道,很显然她是故意这样做的,为的就是吸引到我的注意力。  她成功了,我的目光像是钉在她的蜜穴上一般,根本不愿意挪开半分,喉头不住的吞咽着口水,我都没有意识到,脑子里唯一的念头就是去舔几口她的蜜穴,想要去尝尝那是个什麽滋味。  陶桃老师根本不避讳我灼热的目光,甚至还微调了一下双腿,以便于让自己的穴口更容易让我看到。  她妩媚的笑着,对我说道:「有些事情看到了,也就看到了,只要能烂在自己的肚子里面,说不定还能有更多的惊喜。」  我的注意力全部都在她的蜜穴上,她说话的声音虽然能听的一清二楚,但说的是什麽意思我却根本来不及考虑,只想着上前一探究竟,仔细查看一下她那个黑洞洞的穴口里面藏着些什麽。  我的屁股刚刚有所动作,想要上前查看一番,突然敲门声响了起来,房间里本来十分静谧的气氛瞬间被打破了,敲门声把我给吓的不轻,挺涨的鸡巴瞬间有要萎下去的意思。  脑子里空白了片刻,这才意识到外面敲门的人肯定是我妈,她先打发我到这儿,事情办完了,也随后跟了过来,我没做过多的考虑,直接跳了起来,要去给我妈开门。  「稍等一下!」陶桃老师轻声呼喊了一下,她现在身上穿的很薄,甚至里面还没有穿内裤,这要是让我妈给撞见了,肯定会认为我俩在这里面搞什麽名堂。  我顿住了身体,扭头看了一眼,发现陶桃老师也是被吓的不轻,她飞快的将床位的毛巾被展开,然后搭在自己的身上,然后平躺在床上,这才示意我去开门。  其实这个动作并没有用多长时间,我也是慢慢的朝着房门那里挪动,见她已经準备妥当后,这才将宿舍的房门给打开。  「怎麽把门给锁上了,不知道我没有钥匙麽!」我妈见房门打开之后,立刻就向我埋怨,走了两步,见到陶桃老师竟然也在房间中,这才恍然大悟,说道:「啊!原来桃子也在啊,我说这小子怎麽把房门给锁上了。」  「是啊,你家小天真的非常懂事,进来之后见我在里面,动静搞的非常小,让我都觉得有些不好意思。」陶桃老师说起谎话来,面不红心不跳,十分的随意。  「懂事什麽啊,成天凈是给我瞎闯祸。」我妈虽然这样说,但脸上还是洋溢着十分得意的笑容,在她的这些同事里面,我应该算是学习最好的那个了,很有可能考上北大清华,不过在别人面前,她还是会保持适当的谦虚。  中午午休的时间并不很长,她俩在随意聊了几句之后,就準备休息,这个宿舍没有套间,如果只有我跟我妈两个人的话,她也没啥好避讳的,直接就会将外衣脱掉,换上睡裙就躺下了。  不过这个时候,有陶桃老师在场,我妈朝着陶桃老师那边看了一眼,稍微做出了点犹豫,不过午休的时候不换衣服,实在是难受,她还是将自己的套裙给脱了下来。  我正坐在床边,也在犹豫着要不要脱衣服,午休的时候,我一般只穿着内裤睡觉,突然瞥见我妈将睡裙给褪了下来,本来已经疲软下去的鸡巴,又再度複活起来,虽然只能看见个背面,但我妈那浑圆的臀部离我非常近,窗帘早已经被拉上了,但光线还是从她内裤包裹着的两腿间穿了过来,她穿的内裤很紧,我隐约看到她腿间鼓鼓囊囊肉丘。  我的脑袋嗡的一下变的有些大,刚刚欣赏过陶桃老师的蜜穴,虽然距离有些远,但是蜜穴的样子已经深深的刻进了我的脑子里面,这会儿又看到只穿着内裤的妈妈,立刻就有种要去比较一下我妈的肉穴跟陶桃老师的有何不同。  「楞着干什麽!还不赶快脱衣服休息。」我妈见我不动弹,她根本不知道到我心里面在想着什麽,轻声呵斥了我一声,催促着我上床午休。  我轻声哦了一下,赶紧收回略带猥亵的目光,飞快的将自己的上衣给脱了下来,由于我经常打篮球,身上的肌肉还是非常明显,在脱掉上衣后,朝着陶桃老师那边看了一眼,发现她正在盯着我,嘴角还含着满是春情的笑意,这让我有些不好意思。  在脱裤子的时候,我有些犯难,刚刚见到了我妈的肉丘,鸡巴还处于硬邦邦的状态,这要是把裤子给脱下来,肯定会让我妈发现,终究不太妥当。  「呦!还不好意思呢,你是我看着长大的,还有啥不好意思的。」从陶桃老师那个角度,很容易能看到我裆部的肿胀,她调笑了我一句,说完之后,故意翻了个身,把脸扭了过去。  我妈朝我看了一眼,似乎是发现了什麽,说道:「去水房洗把脸,刚上完体育课,别把我床上弄的脏兮兮的。」  我听到我妈的话,如蒙大赦般的从床上跳了起来,赶紧去外面的水房洗脸,我觉得我妈已经发现了我的鸡巴坚挺了起来,这才随便说了个托词,把我给打发了出去。  等我再回到宿舍里面时,我妈已经盖上了薄被,她的这张床有一米五宽,我躺在她脚头十分的宽裕,见我妈已经闭上了眼睛,这才赶紧将自己的下半身给脱掉了,然后也鉆到了我妈的薄被中。  房间里已经没人说话了,显得十分安静,我有午休这个习惯,很容易就能睡着,但是今天中午不知道怎麽回事,只要一闭上眼睛,陶桃老师的蜜穴就出现在我的眼前,尤其是蜜穴中间开启的那个洞口,还有洞口里面潺潺流出的淫水,让我根本就平静不下来。  我朝着陶桃老师那边看了眼,发现她双目紧闭,嘴角显露着浅浅的笑容,呼吸已经开始变的均匀起来,她这个年纪,一番激烈的大战,应该是有些疲惫,这才能这麽快的睡着。  我翻了一下身体,我妈的美足从薄被中深了出来,距离我十分的近,几乎是触手可得,但我却不敢触碰,肉棒虽然再度硬了起来,但始终与我妈保持着适当的距离,生怕她发现我现在的这个状态。  也不知怎麽着,我慢慢的睡着了,就在睡意朦胧的时候,突然感觉到肉棒隔着内裤被一只手给捉住了,那只手轻轻捏了两下,似乎是在试探我肉棒的尺寸,然后就送来了,只听见我妈的声音响了起来:「小天,该上课了,快点起床。」  我这才睁开眼睛,发现陶桃老师不知道什麽时候已经离开了,房间里面只有我跟我妈两个人,突然感觉到刚才肉棒被人捏了几下有些不真实,因为我知道我自己是不可能那样捏自己的,而这会儿也只有我妈在这儿,她怎麽可能会捏我的鸡巴。  虽然心中有疑问,但我也并没有再多想,因为还要上课,我赶紧将自己的衣服给穿了起来,在穿衣服的过程中,我发现了我妈脸上红扑扑的,有些不太明白,房间里是有空调的,她睡个觉也不至于会热成这个样子。  因为是高二,下午的课程还是比较紧的,其中就有陶桃老师的课,她是教我们化学课的,当她走进教室,我突然眼前一亮,她穿着鹅黄色的连衣裙,裙子很短,比她中午穿的那件睡裙也不呈多让,全班男生看她的目光中,多少都带出了些许异样。  上课没什麽好讲的,中间有次让我们板书的时候,陶桃老师点了我的名字,题目内容很简单,我早就了然于胸,但是在黑板上没写几个字,粉笔就断了,我四下看了看,只有讲台上有新粉笔,也没多想,直接就走过去拿粉笔。  讲台与黑板的过道很窄,我只有站在陶桃老师的身后,才能迅速拿到粉笔,刚站到她的身后,正要拿粉笔的时候,陶桃老师不知道怎麽着,突然就轻轻撅了一下她的臀部,正好顶在我的鸡巴上面,让我的心头猛然颤抖几下。  我有些心虚的朝着讲台下面看了眼,发现同学们并没有发现异样,这才赶紧抽出粉笔,继续去板书,刚才那个动作其实只是一瞬间的事情,我的鸡巴也没有来的及硬,不过等我回到座位上时,回想起刚才的那个场景,鸡巴再度充血膨胀起来。  这只是一个小插曲,我也不明白陶桃老师刚才在讲台上是不是故意的,但是让我一下午的课都没什麽心思听下去,不过好在老师将的内容我都会,也不在乎听于不听了,但是我觉得这样下去不行,从中午到现在,鸡巴已经硬了好些次了,再不发泄出来,恐怕就要坏掉。  下午放学之后,我如往常一样来到我妈的办公室门口,準备跟她一起回家,刚走到门口,就听到里面传出一阵很是清脆的笑声,是陶桃老师发出的,这间办公室里有好几个老师,不过已经放学很久,估计里面只剩下我妈和陶桃老师两个人。  我妈跟陶桃老师是闺蜜,从上师範就是住一个宿舍的,一直到现在,关系是没的说,我有些好奇她们两个在办公室会聊些什麽,也没急着进去,于是就把耳朵贴在了门上,听她们在聊什麽有趣的话题。  她俩可能已经聊了一会儿了,我趴在门上只听我妈轻声说道:「桃子,你也该收收心,不能再跟学生胡搞了,真要是让人知道,你这工作还要不要了。」  「咦!你怎麽知道我又跟学生干那事儿了,我好想还没跟你分享吧!」陶桃老师满不在意的说道,我听她说的这个意思,似乎以前经常跟我妈分享这方面的事情。  我妈轻声哼了一下,说道:「这还用你说,中午我进宿舍的时候,房间里面全都是干完那事儿的味道,幸亏我家小天还不明白,要是他知道了,还不定怎麽看你这个当阿姨的。」  陶桃老师顿时咯咯笑了出来,我听着她的笑声,心中暗自腹诽,我妈也太小看我了,我不仅知道那是什麽味道,甚至陶桃老师跟她学生打炮的时候,我还看见了,甚至她的蜜穴都被我看在眼里,让我这一下午都平静不下来。  陶桃老师笑罢之后,轻声叹了口气:「你也知道我家老常一个月也在家不了几天,咱这个虎狼之年,要不经常找点乐子,谁能熬的住,倒是你,有个高大威猛的儿子在身边,说实话,你对小天下过手没有。」  听到陶桃老师跟我妈开始谈论我了,立刻让我兴奋起来,把耳朵更是往门上贴了几分,生怕漏掉她们说的每一个字。  「别瞎说,那可是我亲儿子,怎麽能做那种事情,找谁也不能找我儿子啊。」我妈说话的声音明显是带着羞涩,虽说是在埋怨陶桃老师,但又有一丝兴奋在里面。  「别装了,这年头这种事情还少了,高三那些陪读的家长中,我看就有不少荤事儿,人家能做,你为什麽不能做。」  明显的我妈沈默了片刻,她为了转移开话题,问道:「你咋知道那些陪读家长中还有那事儿,你又没有亲眼看到过。」  「切!你知道什麽啊!」陶桃老师顿了一下,故作神秘的说道:「前几天我去一个高三的学生出租屋家访,那个学生母亲开的门,虽然门只开了一条缝,但我却见到那个学生只穿着个内裤在屋里坐着,老远就能看见学生内裤里的家伙举动老高,他母亲只穿个很短的吊带裙,你说他们母子两个在屋子里能干什麽?」  「也许是那个学生正準备换衣服呢!」我妈说这话的时候就很没有底气,明显是她也相信了陶桃老师的说法,只是不愿意这麽快就承认罢了。  陶桃老师也不愿意再跟我妈争辩,又把话题换到了我的身上,说道「说真的,你家小子你要是不用,我可是要上手了啊,真没看出来小天的身板还挺有料的,中午看的我下面又流了不少的水儿。」  「你敢!」我妈轻声呵斥了陶桃老师一声,虽说是呵斥,但开玩笑的成分居多,她说完之后觉得有些不妥,又道:「你该收收心了,不能总是跟个欲女似的,见到年轻小伙子就想来一炮,那像什麽话。」  陶桃老师嘿嘿笑了两声,语气变的正经起来,但是说的内容却十分的不正经,只听她说道:「说真的,你家小子让我用用,我保证之后绝对不再乱搞了,再说了,他那个年纪,正是需要发泄的时候,你又不给他疏解,以后真要是犯了什麽错误,还怎麽考清华北大。」  我妈听到这里,顿时沈默了,良久之后,才埋怨着说:「你整天凈是些歪理邪说,这都几点了,小天咋还没过来呢,我得去看看。」  听到这里,我知道不能再继续听下去了,我妈马上就要出来,赶紧将办公室的门给推开,装出什麽都不知道的样子,叫道:「妈,我放学了,赶紧回家吃饭吧。」  走进办公室之后,我又装出刚发现陶桃老师的样子,说道:「啊!陶老师好!」  陶桃老师沖我微笑点了几下头,还不着痕迹的眨了几下眼睛,目光中春意盎然的,让我心中有些发痒,鸡巴又有要擡头的意思。  我妈已经从椅子上站了起来,听到我的话后,就朝着门口走了过来,打算带我回家做饭,我也準备从办公室里面走出去。  可是我刚刚转过身,就听见陶桃老师在我身后说道:「对了珍珍,你先别让小天回去,我突然想起来车后备箱里面还有几袋花生没搬到家里面,你先回去做饭,让小天先帮我把东西搬到家里面去。」  我听到陶桃老师的话,立刻就兴奋起来,陶桃老师明显是打算让我跟她有个独处的机会,难道是等会儿就準备跟我打炮,这让我感觉自己身体里有股火焰自下而上的升腾起来,生怕我妈会拒绝了陶桃老师。  我妈扭头看了看陶桃老师一眼,她看出来陶桃老师笑容中的异样,也明白过来陶桃老师要做什麽,很是纠结了一番,这才对我说道:「小天,你去帮你陶阿姨一下,快去快回,我在家里等着你回来吃饭。」  我强压着自己内心中的兴奋,答应了一声,扭头偷看了一眼,发现我妈正在手指戳着陶桃老师的肩膀,并且用气声对她说:「不许胡来!」  我装作没看见的样子,走出了办公室,等她们两个在里面交涉完之后,才走出来。  我家小区跟陶桃老师家的小区不远,就是隔着一条马路,我妈开车把我在小区门口放下来之后,又对我嘱咐了一句让我搬完之后快点回去,就开车进了小区。  陶桃老师的汽车就在她小区门口等着,我过去之后拉开车门就坐了上去,虽然我心中有猜测陶桃老师是想跟我打炮,但又不敢确定,上车之后一直都十分的规矩,只是朝她大腿上瞟了几眼,只等着她把汽车开进了地库里面。  本以为陶桃老师说帮她搬花生只是个说辞,谁知道她后备箱里面真的有好几袋花生,每袋有个二三十斤的样子,这让我激动的心情跌倒了谷底,认为她没有别的意思,真的是让我帮她搬花生而已。  我一个手提两袋,算下来也有一百多斤了,虽然能提动,但是也着实费劲,她的车位离电梯口有些距离,我为了逞强,中途根本就没有放下,一口气将这一百多斤的东西提了过去,又一口气提到了她的家里面,气温不低,这让我变的是满头大汗。  将东西来回又跑了两趟,这才将她车里面的东西给搬完,陶桃老师见我累的满头大汗的样子,有些心疼的说道:「瞧把我们小天累的,在老师这儿洗个澡再回去吧,省的你妈见我把你使唤成这个样子埋怨我。」  我本来是想拒绝的,可是陶桃老师不由分说就将我推进了卫生间,还从毛巾架上拿了条毛巾给我,应该是她平时用的那条。  在卫生间她也没着急出去,对着我说道:「把衣服脱了吧,卫生间没地方挂衣服,我帮你拿出去。」  我稍微犹豫了一下,心中想着反正中午她也见过了,再看一次也没什麽大不了的,索性很是光棍的将上衣裤子全部都脱了下来,等陶桃老师出去之后,我就开始洗澡。  陶桃老师家我也是偶尔会来,但洗澡还是第一次,我飞快的用水将自己身上的汗水沖干凈,当我洗到自己的鸡巴上时,突然又想起中午陶桃老师的蜜穴了,又联想到她现在正在外面,我们两个这是独处一室,真会发生点什麽也说不定。  说是洗澡,也就是三两下把身上的臭汗给沖干凈就算完事了,我也没心思再她家里面洗澡,把身上大致擦过之后,就从卫生间走了出去。  外衣都被陶桃老师给拿走了,我只能穿着内裤就走出去,房间里的空调已经被打开,刚洗完澡出去,感觉到皮肤上的温度十分舒服,陶桃老师不知道什麽时候已换了吊带,还是那种十分透的吊带,我能看到她胸前两颗十分诱人的樱桃,下面穿着T裤,只把蜜穴给遮住了,那些不老实的毛毛却调皮的鉆了出来。  「口渴了吧,来吃水果!」陶桃老师见我出来之后,双脚就从沙发上放了下来,也许是怕切水果的汁液溅到腿上,她的两条腿叉的老大,根本不怕我看。  我哪有什麽心思吃水果,目光一直锁定在她的两腿之间,虽然中午已经看过里面的内容,但现在这种犹抱琵琶半遮面的样子,才是最诱人的。  由于坐姿的原因,肉缝处的T裤已经有小半陷了进去,肥厚的蚌肉已经露在了外面,随着她切水果的动作,蚌肉微微开阖,像是一点点的在咬着T裤,想要把裤带吃进去似得。  陶桃老师好像根本不知道自己已经走光,还是在认真的切着水果,甚至由于用力,腿部的肌肉也开始紧绷起来,让下面的肉蚌更加突出,更是显得娇艳欲滴。  我看的有些癡了,目光一直聚焦在陶桃老师的双腿之间,一时间忘记自己只穿了条内裤,鸡巴如同吹气球般的鼓涨了起来,把内裤顶的老高,差点顶到陶桃老师的脸上。  「来吃水果……」陶桃老师拿起一块水果正要递给我,转眼间就看到了我内裤上顶起的帐篷,她顺着我的目光低头看了一下,立刻就明白我的小帐篷为啥会顶的这麽厉害。  不过她也没有收腿,只是扑哧一声笑了出来,说道:「瞧你没出息的样子,中午不是告诉你了,用得着这麽猴急麽?」  我尴尬的笑了几声,有陶桃老师这句话,算是个我吃了定心丸,虽然目光依旧热辣,但却不只定格在她的蜜穴上,开始观察她的整个身体来。  我接过了她递过来的水果块,但根本就没心思吃,在嘴里胡乱嚼了几下之后,就匆匆咽了下去,以前来陶桃老师家的时候,要麽是跟着我妈过来,要麽是过来补课的,从来都没有见过她这样的穿着,更没有见过她这麽放蕩的一面。  我在陶桃老师身边坐下没多久,她就不再切水果了,一只手放在了我的大腿上,向上慢慢的抚摸,然后隔着内裤就捉住了我的肉棒,我低头看了一眼,发现马眼儿上渗出的液体已经将内裤前端打湿,在她这样紧握之下,有更多的液体被挤了出来。  陶桃老师手指在我的内裤上边一挑,就将我的肉棒给掏了出来,熟练的把肉棒握在手心撸动,让我不住的向上挺着鸡巴,美的都叫出了声音,突然感到鸡巴根部一凉,我立刻就睁开眼睛朝下面看去,发现陶桃老师正把水果刀的刀背放在我的鸡巴根本,吓的我大惊失色,差点没让鸡巴立刻就软下来。  陶桃老师也感觉到我鸡巴有萎缩的迹象,又熟练的撸动几下,以保持肉棒的坚硬程度,她嘻嘻笑了两声,说道:「天天,有些秘密是需要保守的,就如同我们现在做的事情,是不能跟外人分享的,明白我的意思麽?」  到这个时候,我怎麽还能不清楚她说的是什麽意思,无非就是想告诉我,不要把她跟自己学生乱搞的事情传出去,我怎麽可能会乱说,另外我现在不正在跟她做同样的事情麽,脑子发抽才会出去乱说。  「明白!明白!陶老师,先把刀子拿开吧,我害怕!」说实话,我真是怕她手中的水果刀,真要是反过来朝我的鸡巴上来一刀,我下半生的性福生活可全就完蛋了。  陶桃老师又嘻嘻笑了两声,她也不打算再吓我,将水果刀放回了果盘之后,两手同时在我胯下运作起来,一只手握着肉棒撸动,另一只手玩弄着睪丸,我从没有受过这种性刺激,感觉鸡巴涨的要爆开似得。  突然,陶桃老师的一低头,檀口顺势就将我的龟头包裹住,她在这方面十分老练,裹住龟头之后,在我的腿间上下浮动,我感觉自己的鸡巴进入一个温热的空间中,有一股强大的吸力在吸着整根鸡巴,而马眼儿的顶端,似乎有无数只小蚂蚁在跑跳,顿时酥麻痒等说不清楚的快感就传遍的全身,从没有受过这种刺激的我,很快就控制不住,精关大开,直接喷射了出去。  年轻人的火力十足,陶桃老师似乎也没想到我会射的这麽快,前几股最猛的炮弹直接打在了她的上颚,我甚至能听见呲呲声,等陶桃老师反应过来,稍微握紧了些鸡巴,才让炮弹发射的力度缓了下来。  饶是这样,陶桃老师还是被我喷发而出的精液给呛住了,她剧烈的咳嗽了几声,眼泪涌了出来,我看着她水汪汪的大眼睛,觉得十分不好意思。  「陶桃老师,对……,对不起!我不是故意的!」我从没有经历过这种事情,看到陶桃老师难受的样子,顿时有些不知所措,以为是自己做了错事似得。  陶桃老师咳嗽了几声,很快就缓过劲来,她抿着嘴笑了出来,眼眶中还闪闪泛着光亮,显得极其惹人怜爱,她双手捧着我已经有些变软的鸡巴,说道:「没事,不用在意,年轻就是不一样,老师真是越来越期待你这根坏东西了。」  说着,她又开始搓我的鸡巴,低下头伸出丁香小舌,用舌尖舔弄龟头上面残留的精液,很快就将整根鸡巴舔弄的十分干凈。  我感受着陶桃老师这样香艳的服务,心中的浴火再度迸发出来,感觉下面又要开始充血,已经软下去的鸡巴,又要有擡头的趋势,可就在这个时候,我的手机突然响了,把我吓得打了个机灵,鸡巴没能顺利的站立起来。  我有些不想去管手机,无奈手机一直响个不停,只能懊恼的把手机找了出来,看了看上面的来电显示,发现竟然是我妈打过来的,立即就明白过来是怎麽回事了,我妈肯定是觉得我在陶桃老师家里时间有点长,打电话来催我回去。  「臭小子,搬东西需要那麽长时间麽,还不赶快回来吃饭!」我妈在电话里使劲的催促,好像她清楚我在这儿做什麽似得。  就在我听着我妈说话的声音时,陶桃老师又将我的鸡巴含到了嘴里面,我舒服的闭上了眼睛,一边抚摸着陶桃老师的乳房,一边和我妈敷衍着,就好像同时被两个熟女服务似得,十分惬意。  「刚搬完,这就打算回去了!」没办法,我知道要是我再不回去,我妈肯定会上门来找我,今天是没办法跟陶桃老师继续下去了,只能以后再找其他机会,放下电话之后,我见陶桃老师还在吸着我的鸡巴,只得扶着她的脸庞,另一只手将鸡巴从她嘴里抽了出来,还带出一条细长的淫液,见到这样淫糜的场面,让我有种再次将鸡巴塞进陶桃老师嘴里的沖动。  「陶老师,我妈喊我回家吃饭了!」我找到自己的衣服,飞快的穿了起来,生怕自己忍受不住不舍得离开。  陶桃老师也清楚我妈的脾气,也没多说什麽,只是嗯了一声,她眉目中满是春意,显然是非常不捨得我离开,见我穿好衣服往外面走时,也不起身去送,只是用目光将我到了她家门口。